• <menu id="gwskc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gwskc"><nav id="gwskc"></nav></input>
  • 投資者教育
    債基杠桿率有所回升 債券倉位明顯上調
    來源:上海證券報


    債基杠桿率有所回升 債券倉位明顯上調

      截至6月底,債券市場基金總資產規模約23601億元,較上一季度減少近1055億元。二季度老基金凈贖回數量占凈申購量從上一季度的4.2倍提升至4.7倍,表明老基金贖回壓力仍在。二季度債市表現仍較為疲弱,債券收益率上行幅度繼續收窄,持有期投資回報的改善歸功于票息保護,債券品種的配置價值有所體現。二季度大部分債基的債券倉位明顯上調,股票倉位微幅增加,而存款備付金和其他資產的倉位則繼續下調。在券種配置上,二季度大部分債券基金增持企業債和國債。二季度債券基金的平均杠桿率略有反彈。展望三季度,預計后期債券收益率震蕩下行,短期經濟所表現出的韌性對長端收益率有一定影響,在收益率高點積極布局的債基有望有較好表現。
      
      債券收益率總體趨勢上行
      
      2017年二季度,GDP同比增長6.9%,與一季度同比增速持平,環比增速較上季度小幅回升。從其分項數據來看,工業增加值增速超預期,6月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.3%;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上升,基建投資回升,而制造業與地產投資增速因基數效應仍維持上行趨勢。在通脹方面,6月CPI同比持平于1.5%,工業品價格進入下行通道,而PPI同比上升5.5%。4至5月受委外贖回、監管升級預期影響,債券收益率持續上行,6月因央行維穩資金面及監管放緩利好,使得市場悲觀情緒修復,債券收益率回落。二季度整體債券收益率繼續上行。其中,國債利率增幅較上季度放大,國開債收益率增幅明顯收窄。短端利率債上行幅度較大。信用債方面,信用債收益率上行幅度繼續收窄。3年期信用品種收益率上行幅度最小,高等級信用品種收益率上升幅度低于中低等級品種??傮w而言,中長端利率債和3年期中高等級信用債券品種的收益率上行幅度較小。
      
      從二季度內各大類資產的持有期回報看,風險資產價格中僅創業板指數繼續下跌,其余風險資產價格的投資回報均上升。在債券方面,整體持有期回報率均值為0.29%,較上季度反彈。其中,國債和5年期中低等級信用債平均持有期回報均虧損。各期限的利率債和信用債凈價均繼續虧損??傮w來看,二季度債市表現仍較為疲弱,持有期投資回報的改善歸功于票息保護,債券品種的配置價值有所體現。
      
      公募債券基金新發規模下滑
      
      我們將公募債券基金分成混合一級債基、混合二級債基、純債基金、封閉式債基和保本基金五大類,根據剛公布的債券基金2017年二季報,對債券基金行業資產規模變化、業績表現、申購贖回情況、資產配置、倉位調整、杠桿變化進行統計分析。
      
      截至6月底,債券市場基金總資產規模約23601億元,較上季度減少近1055億元。其中,依舊僅純債基金總資產規模上升,其他債基基金總資產規模均繼續下滑。
      
      二季度,新成立債券基金87只,成立數量和規模均繼續下滑,下滑幅度放大。其中,純債基金65只,混合一級債基和二級債基分別為1只和21只,無新保本基金成立。新募集基金總體規模約294.3億元,純債基金和混合二級債基的募集規模大幅下滑。
      
      債基整體贖回壓力仍然存在
      
      申購贖回方面(未將二季度新發基金的數據統計在內),二季度老基金凈贖回數量占凈申購量從上季度的4.2倍提升至4.7倍,表明老基金贖回壓力仍在。
      
      從凈贖回數來看,混合債基凈贖回數有所回落,而其他債基的凈贖回數則繼續上升。其中,純債基金的凈贖回數量依舊為最低,但是凈贖回占比較一季度回升,遭遇58.5%的凈贖回;混合債基的凈贖回數回落。一級債基的凈贖回數降幅最大,遭遇77%的凈贖回,二級債基遭遇76%的凈贖回;保本債基的凈贖回數上升,遭遇86%的凈贖回。
      
      從平均凈贖回率(中位數)來看,純債基金的凈贖回率繼續與上季度持平,平均凈贖回率穩定在0%;二級債基平均凈贖回率回落,從上季度的9%降至8%,一級債基的凈贖回率繼續下滑,平均凈贖回率從14%降至8%;保本債基的平均凈贖回率繼續上升,升至8%。
      
      各債基平均凈值增長率均小幅上升
      
      二季度債券收益率上行幅度繼續收窄,大部分風險資產價格上漲,因此債券基金單位凈值增長率均值普遍較上季度小幅上升。
      
      債券配置比例較高的純債型基金和封閉式債基業績增幅較突出,平均凈值增長率分別從上季度的0.27%和0.23%上升至0.85%和0.7%。
      
      混合一級債基的業績增幅較小,其平均凈值增長率從上季度的0.32%小幅升至0.57%?;旌隙墏臉I績高于其他債基,其單位平均凈值增長率從0.25%上升至1.04%。
      
      股票資產配置最多的保本型基金業績上升幅度最小,從上季度的0.71%小幅升至0.97%。
      
      二季度,基金業績和去年四季度基金業績相關性較微弱。二季度債券收益率上行幅度繼續收窄,但持有期回報改善,風險資產投資回報上升,因此增持高票息或風險資產的基金平均凈值增長率表現略好。
      
      大部分債基增持國債和企業債
      
      1。大類資產配置:債券和股票資產的倉位均回升。
      
      二季度,大部分債基的債券倉位明顯上調,股票倉位微幅增加,存款備付金和其他資產的倉位則繼續下調。
      
      (1)除純債基金外,其余債基的債券倉位均回升。純債基金的債券倉位繼續下調,其債券資產占凈資產比重從上季度的95.3%降至94%;封閉式債基的債券倉位最高且回升幅度最大,其債券資產占凈資產比重從上季度的105%明顯反彈至120%;保本基金的債券資產占凈資產比重最低,其從上季度的78.7%升至81.5%;混合債基的債券倉位繼續上升。一級和二級債基的債券資產占凈資產比重分別從上季度的102.4%和91.6%升至108.5%和99.5%。
      
      (2)債基的股票資產占凈資產比重微幅上升。其中,二級和一級債基的股票倉位增幅最大,其股票占凈資產比重從上季度的10.7%和0.7%升至11.8%和1.5%;保本基金和封閉式債基的股票占凈資產比重分別小幅升至6%和0.8%;純債基金的股票倉位幾乎為0%。
      
      (3)僅純債基金的存款備付金倉位上調,僅保本債基的其他資產倉位上調。保本債基的其他資產倉位從上季度8%回升至11%,混合債基的其他倉位下調幅度最大;純債基金的存款備付金倉位上升至10%;保本債基的存款備付金占凈資產比重則下降幅度較大,從上季度的17%降至11%。
      
      大類資產配置對基金業績的相關性方面,各類債基收益率均與股票和債券倉位維持弱相關性,與股票的正相關性較上季度減弱,因此高配股票資產的債基業績增幅較小。
      
      2。債券類別資產配置調整:國債和企業債倉位上調。
      
      在券種配置方面,以債券市值與基金凈值之比作為倉位指標,二季度大部分債券基金增持企業債和國債。
      
      (1)除保本債基外,其他債基的企業債倉位回升。其中,保本債基的企業債倉位最小且繼續下調,企業債占基金凈值比率從上季度的48%下降至45%;純債基金的企業債倉位與上季度持平,企業債占基金凈值比例穩定在53%;封閉式債基的企業債倉位最高且增持幅度最大,企業債占基金凈值比例從80%上調至92.5%;一級和二級債基的企業債占基金凈值比重分別從73%和63%上升至77.5%和67.5%。
      
      (2)國債倉位上調,部分金融債倉位小幅上調。二季度,除保本債基外,其他債基均上調國債倉位。其中,保本債基占基金凈值比例微幅下降,封閉式債基的國債占基金凈值比例增幅較大。此外,除封閉式債基和一級債基,其他債基小幅上調金融債倉位,封閉式債基的金融債占基金凈值比例下調幅度最大,而純債基金的金融債倉位上調幅度最大。
      
      (3)可轉債倉位變動幅度較小。除保本債基和純債基金的可轉債倉位微幅下調外,其余債券基金均微幅上調可轉債倉位。
      
      在基金業績與債券資產相關性方面,與一季度相比,二季度的債基業績與可轉債和企業債的配置均沒有相關性。二季度各債券品種投資回報表現有所分化,中短端品種投資回報改善,長端品種投資回報虧損,增持企業債的大部分債基業績并未下滑,因此二季度企業債與轉債倉位的變動與業績沒有較大相關性。
      
      3。重倉債券持倉及結構調整:利率債和票據的重倉持倉上升。
      
      與一季度相比,重倉債券的集中度繼續上升,持倉(債券市值/基金凈值)和債券數量兩個指標均顯示大部分債券基金均增持利率債和票據,減持地方政府債和可轉債。
      
      以重倉債券的“債券市值/基金凈值”作為債券集中度的指標。一季度債基的重倉債券集中度普遍上升。其中,二級債基的重倉債券集中度上升幅度最大,從45.7%上升至48.3%;封閉式債基的重倉債券集中度最低,較上季度升至36.7%;保本基金的重倉債券集中度上升幅度較小,從39%升至40%;一級債基和純債基金的重倉債券集中度分別從38%和40.7%升至39.3%和42%。
      
      從重倉債券的結構上看,僅重倉持有企業債、地方政府債和政府支持機構債的基金數量繼續減少。其中,重倉持有政府支持機構債的債基數量下降幅度最大;重倉持有中票和短融的基金數量增幅最大;重倉持有可轉債的基金數量增幅最??;無債基重倉持有可分離轉債和央票。
      
      從二季度債基重倉占基金凈值占比均值來看,僅地方政府債和可轉債的重倉比重較上季度下降。其中,地方政府債的重倉比重下降幅度最大(債基普遍下調該券種重倉持倉);公司債和企業債的重倉比例增幅較小(僅混合債基下調公司債和企業債重倉持倉);國債和政府支持機構債的重倉比重增幅最大(封閉式債基大幅上調國債重倉持倉,保本債基明顯增持政府支持機構債重倉持倉).
      
      根據債券市值比例加權計算債券基金前五大重倉債券的久期。債券基金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繼續縮短,從3.93年減至3.76年。除純債基金外,其他債基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均縮減。其中,純債基金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小幅延長至3.83年;保本債基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最短,較上季度縮至2.27年;封閉式債基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縮短幅度最大,從4.54年降至3.96年;一級債基和二級債基的重倉債券平均久期分別從上季度的4.85年和4.14年減至4.75年和4年。
      
      債券基金杠桿率有所上升
      
      以各類債券基金的總資產/凈資產表示平均杠桿率水平,二季度債券基金的平均杠桿率略有反彈。
      
      在債券基金中,除純債基金外,其他債券基金的平均杠桿率均較上季度回升。其中,純債基金的平均杠桿率繼續下行,從上一季度的115.5%小幅降至115%;保本基金的平均杠桿率持續上升,從上季度的111.9%微升至112.6%;封閉式債基的平均杠桿率回升幅度最大,從上季度的114%上升至127.5%;一級債基和二級債基的平均杠桿率分別從上季度的 125.3%和118%升至128.6%和125%;分級基金的平均杠桿率從上季度的128%上升至135%。

    2017年8月4日
    两个女的互相玩奶头
  • <menu id="gwskc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gwskc"><nav id="gwskc"></nav></input>